大学生被学校“强制实习”,社会实践还是廉价苦力?

很多大学生眼中,实习似乎是一个蛮不错的事情,尤其是在自己课程少,时间相对自由的时候,小编自己也会主动去找地方实习,积累一些社会经验,涨涨见识,顺便给自己赚点零花钱迎接马云爸爸的狂欢节。但也有这样一群大学生,他们不得不屈服于“不实习不发毕业证”的威胁,参加学校安排的集体实习,昧旦晨兴,戴月披星 ,每天持续工作超过12小时,实习的工作内容与自己的本专业往往还没什么关系。

11月8日,河南工业大学职业技术学院的张同学反映说,他今年大三,学校要求该学院200多名学生参加校外实习,他被强制安排在广州一家磨具厂,每天工作11个小时,有些还要上夜班。由于磨具厂化学成分多,一些学生出现过敏症状,身上起了许多红疙瘩。

看看这饱受摧残的小手手

他们向学校反映这一问题,但学校却称,只能请假一天,不实习不发毕业证。尽管实习期长达6个月之久,他们也只能继续工作。该同学在采访时说道:“实习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随便找个人都能干,我们就是来当廉价劳动力的。”

类似河南工业大学职业技术学院的新闻以前也曾经报道过,只不过没有得到强烈的反响,去年的时候聊城大学也有百名学生被校方要求强制实习,实习前学校的负责老师开了动员大会,大会上一个劲地吹嘘实习公司有多好,并向大家作出承诺:一天工作不超过八小时,没有夜班,最晚下班时间不超过晚上八点,加班工资翻倍。然鹅,等上岗了才发现,工作内容和时长令人崩溃,很多人的工作时间长达13个小时。长时间工作让部分学生身体出现问题,同学们纷纷抗拒实习,最终学生称,老师表示不完成工作不给发毕业证。

也有陕西省中北信商的同学爆料,他们学校要求集中实习,实习期不得少于三个月,成绩按照实习单位40%、班主任30%、指导老师30%综合评定,要求考核且无补考机会,如果通过只能第二年重修,针对考研同学可以申请延迟实习,不过只是延迟,必须去实习。

江西工程学院带着学生到湖北武汉联想电子厂进行实习,学生不仅经常要在晚上加班到十点,每个月都还要自己贴钱吃饭。学生在工厂里有1850元底薪再加10.5元每个小时的劳务费,而其他员工都是每小时23元-27元不等。明明是软件技术专业的学生,却让他们从事手机的流水线组装工作,包括组装音量键、装主板、装马达等,大家很多人想离职,但身份证却押在了老师那里。学校对外宣称实习是自愿的,对内却以毕业证相威胁,学校老师曾经明确告诉学生:“这次实习你们要走的就走,不强留,到你们拿毕业证的时候,学校是不会给你们签字盖章的。”

据报道,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50%的受访者在大学期间遇到过强制实习,而大部分学生认为自己应该有自主选择实习单位的权利

学校安排统一的集中实习的确有一些优点,通常高校考虑到同学们的人身安全问题,采用此种校企合作的方式避免了同学们分散实习可能遇到的虚假求职信息,而且专业对口的实习的确能够帮助同学为将来求职提供助力,但是当国内高校强制实习或成高校惯例时,应该如何平衡学校教学目的达成与学生的自主权?

当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薪资标准低、不实习不发毕业证,成为“强制实习”的标配。学校看似名义上的实习,实际上可能存在暗地与劳务中介签协议,把学生“卖”给工厂流水线当工人的情形,将学校的实习课程变为变相捞钱的项目,无视学生的权利,不尊重学生意愿,完全违背了实习的初衷,这不仅违反了教学目的,同时侵犯了学生的自身权益。

学校不允许自主实习,必须去学校联系的单位,这种行为合法吗?

这种行为是高校在利用学生低廉劳动力的成本价值来换取校方利益,实质上是不合法的。

但小编还没有什么办法能解决。我想到的就是可以到教育部门投诉,或者曝光媒体发动舆论监督。

所以你看,毫无还手之力。

不给毕业证还是挺有力量的,有的高校可以用来威胁学生参加集体劳动,有的老师可以用来威胁性骚扰女学生,还有的高校把正常的学生关进了精神病院。

我们似乎在拿到毕业证的路上磕磕绊绊,处处是坎,终究还是因为这个社会对文凭的看重已成病态。

但无论如何,不要学生让从进入学校时,就已深刻体会到社会的残酷。

以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