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识学子走访湖大学人”社会实践活动成果(46)|郑泽厚:地质生态的守护者,资源开发的领路人

贴近学者,走进学术。

“湖大通识学子访学人”

社会实践活动成果四十六

郑泽厚:地质生态的守护者,资源开发的领路人

人物名片

郑泽厚教授(前排左二)与走访学生合影

      郑泽厚,1938年10月出生,湖北荆州人,湖北大学地理系退休教授。先后在中山大学和北京大学学习,曾在中山大学和内蒙古林学院(现内蒙古农业大学)任教,1978年调入武汉师范学院(湖北大学前身)地理系工作,并担任地理系主任、生态学研究所副所长、环境生态硕士生导师等职务。社会兼职有湖北省生态学会副理事长、湖北省生态经济学会副理事长、湖北省自然资源学会常务理事和湖北省土壤学会理事等,退休前受聘为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客座教授、福建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副导师。

      郑泽厚教授于1985-1987年主持完成中国科学院“三峡工程对鄂东长江两岸平原湖泊环境的影响”项目,其成果获中科院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989-1993年主持完成湖北省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武湖涨渡湖地区土地开发与生态环境优化模式研究”,其成果获湖北省人民政府科技进步奖三等奖;1995-2000年主持完成国家科委立项、由澳大利亚国际农业研究中心和湖北省教育厅资助的中澳国际合作项目“作物硫营养研究技术在中国的推广”(国家科委立项名称)、“澳大利亚农田生态中的硫素研究技木在湖北的应用”(湖北省教育厅立项名称);2005年承担完成武汉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主持的“武汉市城市园林生态模式构建与布局研究”项目课题。公开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其中10余篇分别获得省市人事厅、科委、科协颁发的各种奖励。退休后出版《环境生态与土壤资源——郑泽厚文集》(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2013年12月),在湖北大学2017年离退休教职工学术科技成果评奖与展示活动中荣获三等奖。

郑泽厚教授著作《环境生态与土壤资源》

学术研究:克难奋进,刻苦钻研

      早在20世纪四十年代的国立湖北师范学院时期,湖大就设有史地系,此后又专设有地理科。“文革”期间,受大环境影响,学校很多工作包括地理科曾一度中断。1978年,地理系恢复招生,百废待举。正是这一年,郑泽厚教授从学校生态研究所调入地理系。当时,这个专业的名称是地理教育专业(包括自然地理)。此后郑泽厚便和地理系结下了一生不解之缘,而与我们谈到地理系的发展历程时,他也是如数家珍。

      郑泽厚教授本科就读于中山大学自然地理专业,后又被调入北京大学地貌专业。在做环境研究的时候,长时间的野外工作,采集数据,取样调查等,都是家常便饭。当被问到“长时间的研究工作,会觉得枯燥、繁琐吗?”郑教授笑着回答道,学术研究并不枯燥,因为自己对地理这一行兴趣浓厚,愿意去钻研,愿意去实践,而且在研究时要探讨一些问题,这也激发了继续研究的动力。

      在开展研究的过程中,郑泽厚也将这份勤于钻研的科学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访谈中,他分享了研究“三峡工程”课题的过程,此课题全称为“三峡工程对鄂东平原湖泊环境的影响”。这个课题是中国科学院一个课题下的子课题,母课题是把长江分为上游、中游和下游三段,分别研究建造三峡大坝对整个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影响。郑泽厚负责的部分主要是研究武汉到黄梅沿线的环境情况。从武汉再到黄梅的长江两岸,郑泽厚及其团队进行了大量的野外调研工作。调研中需要利用水井来探测,有些地方没有水井,就得自己来钻探、打井、勘探地下水位。同时,郑泽厚带领团队对土壤的特性进行了测试,比如土壤中的氧化还原电位,PH值等,以此来检测地下水对农田造成的影响。在研究此课题时,郑泽厚的团队主要在黄冈和鄂州两地考察。这两地都有一个几十米的深井,要在距地面40米以下的深度来看深井底部的水位变化由此取得数据。

      野外工作相当辛苦,一个课题的调查就是一两年。回忆起往事,郑泽厚百感交集,他说:“土壤的变化,以及地下水位的变化,不是一天两天看得到的,现在三峡大坝也已经修建了数十年了,但是,有些生态环境问题,恐怕也不是一二十年能看得到的。例如地质灾害,三峡附近的地质灾害比以往更多更频繁了,甚至于三峡的泥沙问题,移民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彻底解决,这些问题还在继续研究。”

      郑泽厚的学术生涯中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课题成果,是与澳大利亚新英格兰大学的合作项目,研究酸雨对土壤的影响,这也是郑泽厚应此项目负责人之邀为他们的项目提供酸雨在中国华中平原地区的对土壤影响的研究结果。郑泽厚带着研究生,在湖北几十个地方设立了酸雨采集点,三十几个点一季度一采集,采集后还要检验酸雨中含硫的比重和土壤酸化程度。野外考察的劳累不提,单论检验工作就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每一季度的数据还要通过邮件的形式发给远在大洋彼岸的新英格兰大学项目组,但是也正因为不惧劳苦、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郑泽厚的团队在对“华中地区酸雨对土壤的影响”的课题研究中取得了丰硕成果,该课题也被国家科委立项支持。他表示,“研究是探讨自然规律,自然科学中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去探讨的,我对科研很有兴趣”。

执教生涯:身为世范,为人师表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郑泽厚不仅在学术研究方面建树颇丰,更乐于将自己的一身本领传授给学生,在教育教学领域深耕细作,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老有所乐,老有所为”。他在教坛耕耘几十载,为社会培育了无数英才,无论传道授业、指点迷津,还是立德树人、提携关怀,都堪称楷模,使学生们受益良多。

      首先在教学方式上,郑泽厚总是力求讲课生动有趣、深入浅出,将略显枯燥的书本知识转化为接地气、冒热气的生动语言,也因此深受学生们的欢迎。郑泽厚有着一套与众不同但又十分适合自己与学生的教学方法。他讲课从不用幻灯片,从不提前拟讲稿,只是将标题简单地列出,却能讲解得流畅而深入。在他看来,课堂上传达的应是形象的知识和饱满的热情,而非生冷的文字与刻板的重复。因此他总是认真备好每一堂课,讲课全凭对知识的深入理解与熟练程度,这也是“胸中有丘壑”的具体体现。

      那个年代没有投影仪等设备支持教学,他便亲手制作一张张生动有趣的图片挂在黑板上,沙石岩壑、江河湖海,万千地貌深深浅浅地呈现而出,以使学生们兴游其中,意趣浓厚。在他看来,兴趣是动力的源泉,有了兴趣的支撑,学习才更有动力、更容易出成果。此外,郑泽厚讲课注重系统性、逻辑性,努力使自己的表达有条有理,使学科知识以最清晰的方式呈现在学生面前。正因如此,他的课堂趣味盎然,授课效果也深得学生认可。

      在育人理念上,郑泽厚十分注重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他深信“授人以渔”才是培育英才的正道,老师重在提示,主要将学生引导入门,而对知识的深入理解则靠学生自己,若一味向学生灌输思想,就剥夺了学生的创造力;老师应充分尊重学生的想法,只有这样,才能充分挖掘学生自身的潜力。郑泽厚也很看重动手能力的培养,他经常开设实验课,让学生们亲自动手化验氮、磷、钾等物质或测量PH值,独立分析实验现象,从实践中领悟真知。郑泽厚尽力使教学与科研相结合,在他看来,只有将学到的知识应用到实践中,得到造福社会的科研成果,学习才更有意义。因此他时常带领学生进行科学研究,对他们悉心指导,努力培养实干的研究型人才。

      郑泽厚虽然在教学上以“教不严,师之惰”为标准,对自己的学生有着高期望、严要求,同时也十分关心他们的生活,经常询问学生学习之余的情况,即使毕业分开,他也关注着学生们的发展。洪松是郑泽厚曾指导的一名研究生,他在读研期间,经过不懈努力、层层选拔,考入了北大继续深造。现在洪松已经是武大资源环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仍与恩师郑泽厚保持着密切联系。几年前,洪松指导的一个学生参加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郑泽厚受邀一起参加答辩并给予学生指导,最后这名学生答辩成功完成,毕业论文也获得优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时至今日,学生们也时常感念师恩。每逢过年过节,郑泽厚从前的学生们都会去探望他,送去满满的祝福。

      在子女、孙辈的教育方面,郑泽厚注重言传身教,他不仅重视子孙的学习,还鼓励他们全面发展。他在家中摆了一架钢琴,除了自己平时陶冶情操,更重要的是供孙子回家时弹奏。据他介绍,孙子小学、初中相较于其他孩子没有双休日,辅导班从早到晚,学习奥数、英语、写作……但是在小学时钢琴就已经过了十级,会演奏很多乐器。郑教授建议,当代青年不应死读书、读死书,不能做书呆子,因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因此新时代大学生要在不断的学习磨炼中培养和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培养自身特长,努力成为一个通识人才。同样他殷切地期待年轻一代,特别是现在还处于成长中的孩子们,要追随自身的爱好,全面发展自我,还特别对在校大学生寄予了“十丈龙孙绕凤池”的深切期望。他说:“建国一百周年时达到现代化强国,就要靠你们。你们是国家的栋梁,中国的希望寄托在你们新时代青年身上!”

退休生活:德艺双馨,寓教于乐

      郑泽厚年轻时教书育人数十载,在三尺讲台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2000年阔别课堂退休后,他的老年生活依旧十分精彩。

      学生时代就喜欢音乐的郑泽厚,年轻工作时候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科研和教学之中,没有太多时间与音乐为伴,在退休之后有了很多闲暇的他才真正“玩”起了音乐。郑泽厚认为,音乐愉悦了他的生活,给他带来了身心上的健康。退休后他担任了湖北省高校老年协会下的湖北省高校老年歌舞团的常务副团长,在团内负责合唱队,合唱队和舞蹈队共同组成了歌舞团,他与其他年龄相仿的人在这里进行以歌舞为主的文体活动。虽然只是一个由退休老教授组成的并不专业的歌舞团,但它也有着多重身份,起初老教授们在几次寻找排练场地之后,最终选择在油料研究所附近的社区练习和排练,歌舞团便因此挂靠在社区而有了另外一个名字——“蒲公英歌舞团”,并时常代表社区参加各类演出。在访谈中,郑泽厚说到兴起,一边笑一边激动地走进房间,取出他们歌舞团的旗帜挥舞展示。

郑泽厚教授向学生展示歌舞团旗帜

      郑泽厚至今难忘歌舞团里让他最感兴趣的几件事情。第一件是2009年9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歌舞表演《歌唱祖国》,另外一件是2011年6月为庆祝建党90周年,在武大学生大礼堂举办的演出,他们当时的节目也是载歌载舞的表演《欢乐中国》,还有舞蹈表演《吉祥颂》。这两件事之所以让郑泽厚印象深刻,是因为平时歌舞团中舞蹈队和合唱队基本上都是分开训练,而这两次表演需要舞蹈队和合唱队联合起来演出,合唱团和舞蹈团就很难得的在一起进行了几次排练,歌舞团的成员也有机会全部聚在了一起。为了让最后的表演精彩好看,歌舞团的成员团结一致,在炎热的天气中进行了辛苦而认真的排练,功夫不负有心人,表演最后获得了很好的反响。

郑泽厚教授在学校合唱比赛中指挥大合唱(2009)

      虽然阔别讲台十几年,郑泽厚依然心系学生,如今是湖北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简称关工委)下红旗说唱团的一员,用他的实际行动关爱着湖大青年学子。郑泽厚说,自己加入红旗说唱团对于自身来说是老有所乐,老有所为,同时也想要给同学们多唱一些革命歌曲。今年5月,他就随关工委红旗说唱团一道走进通识教育学院,为学生党校培训班学员演唱过《共筑中国梦》《跟着共产党走》等多首红色歌曲,以这种别出心裁的方式开展党课,不仅使得党课形式变得更加多样,也传递了老教授们对祖国的赤诚之心,砥砺了新时代青年奋发之志。

      退休后的郑泽厚教授生活丰富多彩,没有了工作时的忙碌,真正的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不管是高校老年歌舞团还是红旗说唱团,他都怀着对音乐的热爱燃烧着自己,关心下一代,关心社会,始终保持着对祖国的赤诚之心!

走访后记

      参加“学子访学人”社会实践活动,我们在走访中有了很多的切身体验。虽然我们都不是地理学专业的学生,师生间却谈论了很久的地理学,这既让我们看到了湖大在学科建设过程中的一些演变,也让我们感受到了不同学科的魅力。同时我们也感受了“湖大学人”的另外一面,郑教授的老年生活让我们看到了离退休教授生活的多姿多彩。

郑泽厚教授在家中接受学生采访

      不管是年轻时候刻苦治学,连春节都在家写文章的忙碌辛苦,还是老年的时候参加各种文体活动,郑泽厚教授一直都在不断学习和超越自己,谈笑间都能看出来他对生活巨大的热情。他建议我们要培养自己的兴趣,调剂学习和生活,老学人在学术上的艰苦严谨与音乐生活中的轻松欢快,其中的张弛之道,值得我们思考和学习。

      走访郑厚教授及本文成稿过程中,得到了离退休党委(工作处)、通识教育学院、商学院等有关领导和老师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致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